欢迎来到某某运输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澳门九五至尊网上 >

起底祸港“四人帮”之陈方安生

起底祸港“四人帮”之陈方安生

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 访问量:   发布日期:2019-08-15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获得一大堆英国勋章的陈方安生,在2001年辞去政务司司长职务后,还想通过竞选东山再起,却屡屡败选。无奈之下,开始抱外国大腿,屡屡投书西方媒体,批评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这时候,她的嘴里突然多出了一个词——“民主”。

文 | 海上客

今年6月以来由反修例而起的在香港逐次升级的示威活动,始作俑者又是谁?可以说,祸港“四人帮”干了不少坏事。壹传媒主席黎智英、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香港“民主党”前主席李柱铭、天主教香港教区前主教陈日君,这四人之前——外告洋状,内挑事端,围绕反修例做了不少文章。


祸港“四人帮”中,陈方安生是个与众不同的角色。首先,她是女性,如今有人称她“民主阿婆”;其次,她曾经是港英政府官员,在香港回归后,她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担任政务司司长。

回顾陈方安生的职业生涯,不难看出,其在港英政府其间,从未向英国主子要过民主。直到从特区政府退休以后,才开始换了一副嘴脸,忽然大讲民主起来了。

陈方安生

1

陈方安生大学毕业那一年——1962年,港英当局正好首次招考女性政务官。那时候的她还叫方安生——和另外两名女性通过面试,进入港英政府体系。这在当时是轰动全港的大事。

毕竟,这是第一波女性在港英政府担任政务官;另一方面,当时的方安生也算代表着怀揣“香港梦”的一群人,他们从祖国内地来到香港,希望在港英统治的这一片土地上出人头地。

通过奋斗,其连年升职, 1993 年 至 1997 年 在末代港督彭定康治下,陈方安生出任港英当局布政司司长。这一职位,相当于港英当局港督之下的最高官阶。当港督不在香港的时候,布政司可以代理港督职务。陈方安生成为港英当局首位华人 布政司司长 。

香港回归之后,她又继续在特区政府担任同一类型职务,只不过职位名称改为政务司司长。从个人经历上,她自己应该明白——港英时期,英国人根本没有给过香港任何民主与自由,譬如港督职务,怎么可能由香港人推举产生? 1842年英国殖民者占领香港后,直到1997年离去时,都没有给过香港人哪怕一丁点儿民主——无论直接民主还是间接民主。

葛量洪与总督府华裔员工家属的合影

二战之后,英国从日本手里再次接管香港后,当时复任港督的杨慕琦(Mark Young)动过民主化的脑筋,但直接被英国政府给否了。其继任者葛量洪(Alexander Grantham)对杨慕琦的计划更是嗤之以鼻,认为这么搞会危害英国人对香港的殖民统治。

方安生当年进入港英政府,也不是通过选举,而是通过考试成为政务官的。香港回归以后,陈方安生在政务司司长任上,也从来没说过香港要普选,要民主。

1994年,陈方安生与末代港督彭定康

2

在政务司司长任上,陈方安生最令人诟病的是两点——一个是香港迪士尼建造时对有关问题处理失当,另一个则是涉嫌贿选。

迪士尼选择在香港落地时,有香港市民反对。而作为香港特区政府高官,陈方安生还是力主迪士尼建设。当时,陈方安生向外界介绍称,建造迪士尼公园可产生6000个职位,公园落成后则可产生1.8万个职位,能够为香港市民带来收益。当时,在谈到尽管有市民反对却仍要建设迪士尼时,陈方安生称,在“民主”和“民生”上做选择,她选择民生。

当年陈方安生称在“民主”和“民生”上她选择民生

到了2007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之前,爆出陈方安生涉嫌贿选,违反了香港特区的选举条例。而在事件被捅出来后,陈方安生没有正面回答媒体的询问。有媒体称,陈方安生这是“见过鬼怕黑”,也就是以闭嘴不言做回答。可也有人为她解释说,陈方安生之所以不正面回答媒体提问,在于“陈太不惯用中文发言”。这话,不知道骗人的人自己信不信!毕竟,祖籍安徽、1940年1月出生于上海的陈方安生,到1948年才去香港。

3

说到陈方安生的祖上——其祖父方振武将军是抗日名将,曾追随吉鸿昌将军组织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任前敌总指挥。后来,方振武将军被国民党军统杀害。陈方安生的母亲方召麐则是著名书画家,曾先后师从钱松喦、赵少昂,更在中年以后拜师张大千。

1998年,方召麐在中国美术馆办展,上下两层500多幅作品,盛况空前。当时的方召麐非常欣慰。早年,英籍女作家韩素音曾如此评价方召麐:“方召麐是我所见过海外华人中最爱国的,不仅爱国,且对待那些对祖国持有异见的人,她还敢于与其争论。”如今,如果方召麐泉下有知,知道自己的女儿晚年成了爱告洋状的“民主婆婆”,不知会如何感受?

4

从辞去政务司司长起,陈方安生开始了她告洋状的生涯。之后,她在竞选中开始寻找海外支持,后来发现打着民主的旗号吃人血馒头是门“好生意”。

陈方安生向美国副总统彭斯告洋状

获得一大堆英国勋章的陈方安生,在2001年辞去政务司司长职务后,还想通过竞选东山再起,却屡屡败选。无奈之下,开始抱外国大腿,屡屡投书西方媒体,批评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这时候,她的嘴里突然多出了一个词——“民主”。

这无疑是在拿民主做儿戏。一个香港失意政客,在位时从来不看重民主,说民生比民主重要,而到了下野之后,为了实现个人目的,不惜与魔鬼做交易。

陈方安生、郭荣铿、莫乃光赴美为佩洛西庆生

当然,陈方安生之流此种引狼入室的勾当,注定会是失败的。毕竟,香港特区背靠着强大的祖国。当陈方安生等人在美国众议长佩洛西生日之际赴美,并几乎用甘当反华马前卒的心态来跪求美国政客介入香港事务的时候,他们的汉奸嘴脸也就暴露无遗了。在历史的长河中,他们注定会是被人唾弃的形象,在未来他们失去利用价值后,他们的主子,也不会多看他们一眼。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